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金融抑制和金融深化的关系

发布时间: 2014年4月9日

金融抑制和金融深化理论揭示出金融落后与经济停滞的关系,金融准入机制是导致收入不平等和贫困陷阱的重要原因。二元经济结构理论强调,传统经济部门与现代经济部门要均衡协调发展。金融发展理论提出,经济欠发达地区要发展经济,应优先发展金融。在这些理论的支持下,小额信贷理论和普惠金融理论得以发展。

金融抑制和金融深化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二元金融结构、货币化程度低、金融市场落后、金融体制效率低下、政府对金融严格管制的特点,1973年,麦金农和肖从不同角度研究了欠发达经济的金融发展问题,提出了著名的“金融抑制论”和“金融深化论”。

麦金农和肖认为,传统货币理论的假定基础只能适用于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自然经济占很大比重,经济货币化和商品化程度低,信用工具缺乏,金融市场处于割裂状态,呈现二元金融结构。这种局面的出现,一是由于金融机制不健全和金融机构不发达,使得金融市场落后而难以有效地筹集社会资金,二是由于政府对金融实行过分的干预和管制政策,导致了以利率和汇率偏低为特征的金融体系与经济发展停滞并存的现象,此即“金融抑制”。金融抑制形成的利率上限,在通货膨胀加剧时会导致大量资金投向实际资本和有形资产储备,这必然会加大通货膨胀压力。而政府迫于通货膨胀的压力,通常采取控制名义货币供给量并人为压低利率的方法,这就使货币大量流出银行体系,引发严重“脱媒”问题,与经济停滞形成恶性循环,要促进经济的发展就必须解除金融抑制,促进金融深化。金融深化的核心就是提高实际利率水平,放开金融市场,以提高投资水平和投资效率。利率提高后,投资者和储蓄者之间的金融中介活动得以加强,降低中介成本,改善投资的平均收益和投资结构,并导致收入、储蓄、投资和就业四大效应。

继麦金农和肖之后,加尔比斯、弗莱等又从不同的角度补充和丰富了麦金农和肖的金融抑制与金融深化理论。加尔比斯在《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中介与经济增长理论方法》一文中,从投资质量角度分析了欠发达国家的利率政策,认为利率上升将使资金从低效率部门流向高效率部门,提高投资的总体质量。弗莱则提出,低利率引起的对资金的过度需求将导致非价格配给现象,其结果是经济行为扭曲;提高利率将减少低收益投资者对投资资金的需求,提高投资的平均收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