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的范围受到极大的限制
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民间借贷的范围受到极大的限制

发布时间: 2014年4月11日

  民间借贷行为的产生可以被看做是市场主体对权利分配不公正的回应,而这种回应也必然受到公权力的反感并予以压制。在市场经济发展初期,我国监管机关意图通过严格的管制模式对民间借贷进行打压,以抑制其负面效应,维护金融安全。但是事与愿违,民间借贷却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我国市场主体的融资需求不断扩大,而金融机构的表现让人失望,此时民间借贷起到了很好的补充作用,进一步体现了其存在的正面价值。这些现象也引起学者和立法者的重视,放松民间借贷管制的呼声近年来不断高涨。民间借贷管制因此陷入了是“放”是“收”的争论之中。

  民间借贷规制的法律关系网络中,体现着代表国家公权力的行政权、司法权与代表市场主体私权利的融资自由权的冲突与制衡。然而,在高强度管制下,行政权与司法权的版图不断扩张,而融资自由权的范围却受到极大的限制。

  1996年人民银行颁布的《贷款通则》中六十一条规定,企业之间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办理借贷或者变相借贷融资业务。企业间资金借贷的行为被明令禁止。

  1998年国务院通过了《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以下简称《取缔办法》),提出,“任何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必须予以取缔”。其中第三条对非法金融机构进行了界定,“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设立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等金融业务活动的机构。”第四条又规定了非法金融业务的范围,“所称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的下列活动,……非法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依据《取缔办法》,任何未经批准的贷款行为均属于非法金融业务,任何从事上述行为的机构均为非法金融机构,上述行为及机构均有被取缔和处罚的风险,行政权力管制范围扩张的趋势开始显现。

  同年,国务院办公厅又转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整顿乱集资乱批设金融机构和乱办金融业务实施方案》,其中规定,“凡未经依法批准,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集资活动,均为乱集资……凡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从事或者变相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括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等金融业务活动的行为,均属乱办金融业务。”从立法行文中可以看出,相关法条均为兜底条款,监管范围进一步扩大,再一次极大地扩展了监管机关的权限空间。随后,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又连续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中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有关问题的答复》、《贯彻国务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对《取缔办法》及整治“金融三乱”的监管主体、操作程序、处罚规则等问题加以明确,全国掀起了整治“金融三乱”的风暴,大批的民间借贷主体在行政权力的肃杀下倒下。

  可以说,如果依据上述法规和规章,除私人间偶发性的借款之外,民间借贷中的绝大部分均被认定为非法活动,均属于行政机关取缔的金融业务范畴,行政权力覆盖范围之大让人膛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