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金融稳定与金融效率关系处里

发布时间: 2014年4月30日

金融稳定与金融效率是既有矛盾又相统一的一对范畴。二者貌似水火不容,此消彼长,不能兼容,其实,二者之间又是能够统一起来的。一方面,只有金融稳定了,在稳定的环境下,金融的效率才能得以实现,如果金融不稳定,经常出现各种风险和危机,那么,金融的效率根本无法谈起,另一方面,只有充分发挥和实现了金融的效率,金融真正能够起到其应有的资源配置的积极作用,才是真正保证金融稳定。如前所述,在没有效率的前提下单纯要求金融稳定,其实背后隐藏的是金融的不稳定。难道政府就不能够在充分实现金融效率和最大程度地利用金融效率以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前提下,又能够保证金融安全与稳定?这个问题是世界各国都在努力解决的突出问题,也是摆在各国政府面前的一道颇具挑战性的新课题。我们认为,二者是可以兼顾和统一的,问题就在于政府能否不断学习和提高调控经济和金融的知识和能力,能否运用现代管理方法和管理手段。

 

在我国,政府对民间金融的监督与管理上存在的重稳定轻效率的观念更为严重和凸显。因为民间金融属于非正规金融范畴,是不受国家官方机构和组织监管的金融形式,因此,在政府看来,民间金融出现风险和危机可能性最大,并进而引发社会不安定和不稳定的几率也最大。为了保证其不出问题,政府对民间金融采取法律上不予承认,行为上予以取缔的态度和做法,从而造成我国民间金融自身具有的效率效应和作用发挥十分有限。历史地看,我国政府对这部分金融采取前述态度确有其特定的国际国内条件。一方面,1997年由于近邻泰国因为泰铁贬值引发了一次十分严重的亚洲金融风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次金融危机使包括我国在内的亚洲很多国家蒙受巨大损失。另一方面,在我国在90年代初期也出现过金融不稳定的问题,由于经济过热,大量股民涌进股市,扰乱了国家正常的金融市场秩序。

国际和国内的综合因素交织在一起,让我国政府意识到加强金融稳定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随之,“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各种法律法规也纷纷登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最大程度地保障我国的金融稳定。当时,对于民间金融更是打压和取缔,使得当时在我国在很多地区出现的高利贷等问题近乎绝迹,一些其他形式的民间金融即使存在也由“地上”转入“地下”,或者打着“国有”的旗号暗自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