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民间金融缺乏法律依据
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我国民间金融缺乏法律依据

发布时间: 2014年4月30日

“民间金融的相当部分不仅远离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也远离法律的有效保护”。金融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它具有根本性和决定性,它是一个国家赖以生存的关键行业和重要领域,它事关国计民生,事关安定团结,事关秩序稳定,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正是因为它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所以任何一个国家及其委托人—政府都有必要对其进行监督和管理,都有必要制定规范金融行为以确保其健康发展的各项法律和制度。

 

对此,世界各国己经形成共识,我国也不例外,早在建国初期就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管理金融的独特的方式和做法,至今己经形成了较为明确而具体的金融准入的法律和制度。这套法律和制度规定了民间金融的市场准入机制,银监会等金融监管机关承担起了民间金融合法与非法的裁判者和命运裁决人的角色。这就意味着,唯有经过中国人民银行或者证监会的审核和准予,民间金融才具有市场准入的资格并从而获得其合法性,反过来说,没有经过上述监管机关同意和审核的,不管什么理由,都没有市场准入的资格,即使以“地下”或秘密状态的方式存在,这样的金融形式头上始终戴着“非法”的标签。退一步说,虽然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严禁民间金融行为的存在,但是,目前它所处的没有被金融监管机构纳入常规金融体系范围之内的状态,就己经足以说明它不具备法律地位意义上的合乎法律规定的性质。

举例来说,湖南省湘西吉首事件的爆发在某种程度上与其中的民间金融缺乏相应配套的政策法律法规的引导和规制有着很大关系。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分析说,对非法集资的认定和处置的主要依据是国务院令第247号《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国务院关于清理有偿集资活动坚决制止乱集资问题的通知》(国发「1993]62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3号)、《关于印发<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操作流程(试行)>的通知(处非联发[2008]4号)》,以及《刑法》和《企业债券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121号)中的相关条款。《宪法》等相关规定均较为原则,可操作性不强。上述法规、文件,或规定原则笼统,或已与现实不一致,或者互相冲突,特别是对于非法集资行为的定性,现有规定操作性不强,无法适应当前非法集资成蔓延之势的现实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