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产权的限制和租值消散
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私有产权的限制和租值消散

发布时间: 2014年5月5日

私有产权是指将一个社会所强制实施的选择一种经济品使用的权利完全界定给个人行使。许多经济学家,尤其是芝加哥学派认为私有产权对资源的配置是最有效率的。因为私有产权所有者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产权主体总是有强烈的动机以最有价值的方式使用资产,这种成本一收益激励能够实现最大限度的内部化,减少租值消散。

 

租金消散理论的核心内容是指本来有价值的资源或财产,由于产权界定不明确,导致其价值下降,甚至最终完全消失,从而造成社会福利的损失。比如如果一块土地的使用权是公有的,任何人都可以竞争使用;但是使用土地得到的产品是私有的,这样必然会导致过多的人参与竞争,土地被过度使用而导致其租值下降。

政府管制和法律限制也会造成租值消散。价格管制、征税和对财产自由转让的制约,都是对私有产权的人为限制和侵犯,被侵犯的私有产权就落入公共领域形成无主的共有产权。如果产权界定不明确,就一定会出现公共领域。公共领域里全部资源的价值也叫做“租”,对这部分财富的攫取就会引起寻租活动。也正是因为对私有产权的限制,使人们无法追求收益最大化,产权受到限制不能通过价格转让,那么其他分配资源的标准就代替了价格准则,成为决定胜负的标准,鼓励人们去从事各种非生产性的寻租活动。寻租活动让本来有价值的资源被配置到不产生任何价值的领域,造成资源的浪费。

商品所有权的分割和转让往往使一部分权利被留在公共领域,这是对产权的一种自然限制。因为用于监督、保护这部分产权的交易费用大于攫取所造成的租值消散,可以认为是由于人们故意置部分产权于公共领域中而形成的。比如买票看电影—如果不分座位好坏实行同一定价,影院老板就把不同座位的价值差额置于公共领域了,先入场者占到好座位,在价差上就占了便宜;影院老板也可以实行差别定价,但是也会因监督成本过高有一部分会成为共有财产,一些买低价票的人坐到高价座位上,影院老板仍然放弃了部分权利。—至于影院老板最终采取哪种定价方法,还是要根据自身的收益一成本分析进行选择。这种因为不可避免的交易费用而导致的共有产权以及非价格准则的行为,并不表示无效率。因为不付出更大的成本,所有者就不能获得这些价值,所以他们的行为没有产生浪费。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对私有产权的限制是基于成本与收益之间的权衡,还是基于对收入的再分配或者其他政治因素的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