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热线:400-075-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法律栓桔

发布时间: 2014年5月28日

  但是,目前我国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仍面临着法律制度上的种种栓桔。

  首先,小额贷款公司资金来源渠道较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纳存款,因此大部分可贷资金只能来源于公司股东投入的资本金,大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开业后不久,就面临着无钱可贷的困顿局面。

  其次,小额贷款公司盈利水平较低,税收负担沉重。小额贷款公司盈利水平低的原因来源于多方面。第一,小额贷款公司法律制度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最多只能从银行获得与本公司50%资本金相同的融资额度,意味着公司在达到50%的上限后必须扩充资本金才能扩大可贷资金规模,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第二,目前我国参照一般工商企业的税收标准对小额贷款公司征税,并未制定专门针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税收优惠政策。小额贷款公司无法享受与银行业金融机构同等税收优惠条件,导致大部分小额贷款公司的资产收益率还不到7%,与传统非金融竞争性行业类似,大大低于金融行业的平均利润率。

  再次,由于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定位不明确,个别小额贷款公司内控管理水平低,存在违法行为。比如,有的商业银行与小额贷款公司之间尝试开展“助贷”业务,商业银行作为批发商将可贷资金以较低价格提供给小额贷款公司,再由小额贷款公司寻找合适的企业,以较高的零售价格将资金发放给这些企业(大多数是难以从银行借款的小微企业)。这实际上可视为商业银行将小额贷款业务的审批、放款、催收等运营流程外包。虽然己经有部分城市(如重庆)的小额贷款公司客户信贷信息己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另有部分城市(如上海、深圳)有望让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客户信贷信息进入央行征信系统管理,但是就全国范围来看,大部分的小额贷款公司实际上尚不能与银行金融机构一样享受到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的服务,这就增加了小额贷款公司贷款风险防控的成本和难度。

  最后,出于对非银行业金融借贷风险管理和控制的目的,我国政府监管机构在法律法规等制度构建上设置了一些阻碍小额贷款公司拓展业务及进一步发展为村镇银行的障碍。一是根据《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对村镇银行设置的市场准入规定及《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对持股主体的限制性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必须作为村镇银行的主发起人。这说明监管层还是抱持着以银行为金融机构主导的旧体制观念,未考虑到我国小额贷款公司是以民间资本力量为主体的,它们并不会为了改制成为村镇银行而甘愿放弃己有的控股地位。二是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虽从金融之实,但却未被政府监管机构定位于金融机构且严格控制其从银行业获得资金的对象数量和融入比例,这导致很多小额贷款公司可贷资金来源不畅、数额不足,难以有效服务于以小微企业为主体的客户群。

  《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将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权授权给各省政府委派指定,但对并未指定相关部门作为小额贷款公司监管的具体机构,这导致了地方金融监管体系上的差异。从该《意见》实施的情况来看,各省各地方设置的小额贷款公司政府监管机构差异颇大,有金融办、发改委,也有工商局、财政局,甚至公安局等部门,有的地方还规定由几个部门联合监管,比如浙江省温州市就规定由金融办、发改委、工商局、人民银行温州分行、温州银监局五部门联合监管。这种局面易造成多头监管,使得小额贷款公司面临多重申报和监管者多重审查,增加了市场运行成本,也容易导致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套利。在具体的监管过程中,还存在着监管工具和措施的不足、监管的专业水准欠缺等问题。不少市、县等基层政府监管部门现有组织机构和人员配备对审批工作尚应接不暇,在监管工具欠缺的条件下口常监管难以深入。有的省市建立了面向小额贷款公司的信贷监测系统,但是不同省市的系统功能差异较大。